《八零福妻有点辣》邵珩/姜婉全文在线阅读

http://27zh.cn/2020-11-13 19:37:58
八零福妻有点辣第6章偷面

姜婉可没功夫琢磨韩翠兰的想法,她只知道自己得吃饭,老靠着邻居接济不叫回事,她得学会自己挣钱。

“瑶瑶,你先吃,我把这鱼给你炖一下。”

姜婉看了看筐里的鱼虾,鱼可以跟昨天捡的蘑菇炖汤,虾则可以做成虾干。上辈子她嘴馋没少吃零嘴,其中虾干是她的最爱,咸香咸香的,还有劲道。

她打算做些虾干拿去县城卖,顺道去看看哥哥姜威。

用盐水把虾煮熟,姜婉捞出来后逐个放到报纸上,随机放到旁边能晒到太阳的地方。

晚上姜大强回来,两口子又把姜思甜训了一通,姜思甜边哭边做饭,心里把姜婉恨了个彻底。

韩翠兰虽然身子不舒服,但一点都不耽误她使坏。

晚上看姜婉她们睡着,叫姜思甜去隔壁小破屋把那半袋细面偷了。

姜思甜这几天因为姜婉没少受气,找到那半袋细面直接倒进了茅房的粪坑。

早上姜婉起来想去熬点糊糊喝,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半袋细面了,心思一转便猜到了大概。

这家人还真是黑心透了,就那半袋细面都得偷了去,上厕所的时候姜婉看到了飘在上方的一层面粉,顿时脸都黑了。

“哪个生孩子没屁 眼的东西把王婶给的面粉倒厕所了!”

姜婉提起裤子,站到大门外狠声骂道。

现在正是早上起床准备干活的时候,家家都在生火做饭,听到姜婉这一嗓子,纷纷出院子看八卦。

隔壁的王婶自然是听到了,围着围裙从院子里走出来:“小婉你说啥?”

姜婉脸色难看。

“婶子,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把昨天你给的细面倒厕所了,这是存心想饿死我们姐妹俩。”

屋里的韩翠兰听到动静,气的直接扇了姜思甜一巴掌:“你是不是脑子有坑?谁让你倒厕所的?你咋不往面缸里倒!”

姜思甜当时咬着牙满心愤恨,为了解气直接就倒粪坑了,哪里想的了那么多。

“妈,我……我不是怕被发现嘛。”

姜思甜喏喏开口。

“倒厕所别人就看不到了?真是他妈白供你念书了,猪脑子。”

韩翠兰烧已经退了,身子利索了不少,起身套上衣服出了院子。

此时大门外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村民,纷纷交头接耳说着话,看到韩翠兰出来,什么样的眼神都有。

“咋了这是?”韩翠兰咧开嘴笑了笑,故作不知情。

“不知道哪个黑心烂肝的东西把昨天我给小婉的那点细面祸害了,你说偷就偷,好歹吃了,这倒粪坑里算怎么回事?浪费粮食也不怕遭报应!”

王婶心里也明白是谁干的这事,话里行间都是指桑骂槐。

韩翠兰也听出来了,面色难看,“谁知道呢,我家妮子脾气不好,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?半夜有人进来给霍霍的?难怪昨个儿半夜听到栅栏响了。”

韩翠兰顺着话头就把锅扣到了别人身上。

姜婉心里翻了个白眼:“别人怎么知道王婶给了我细面,倒是昨天下午成龙哥看见了……”

后半句话姜婉没明说,但其中含义昭然若揭。

韩翠兰脸彻底黑了:“死丫头,你说这话是啥意思?”

“没啥意思,我说的事实而已。”姜婉毫不退让。

一旁几人却是抓到了重点:“王婶,你好好的给面干啥?”

王婶哼了一声:“这不她爸妈不给饭吃,我这从小看着长大的,心里自然是不落忍。”

此话一出,周围顿时嘘声一片。

韩翠兰看越描越黑,连忙出言解释:“哪能不给她们饭吃,都是我闺女,我疼还来不及呢,这不是她们不听话,我为了管教才说的气话。”

这话不光是姜婉听了可笑,就连众人都听不下去。

“快算了吧,说这话不嫌臊得慌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到大家还是义愤填膺,韩翠兰也懒得装了,一把拽住姜婉胳膊扯进了院子,扭头冲外面嚷道:“说实话你们不听,那我还懒得说呢,一帮多管闲事的,呸!”

姜婉被她扯着进了院子,脸上也未露怯,只是饶有兴味的盯着气急败坏的韩翠兰。

“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当着外人造谣你哥?”

韩翠兰顺着就要去拧姜婉胳膊。

姜婉躲开:“我没有,我就随口带了一句。”

“好好好,姜婉你厉害,属你有能耐,你这么有能耐把你妹上学钱也掏了。”韩翠兰急赤白脸。

姜婉把即将出口的话咽回去,没吱声,她现在还没赚到钱,还没底气去应这话。

韩翠兰看她服软,神色又得意起来:“没那本事就别一天天呜呜喳喳的,小心我把她上学也停了。”说罢扭着屁股回了屋。

姜婉嘴里骂了一声,回屋领着妹妹去河里抓虾。

抓满一竹筐回家路过芦苇荡时,姜婉眼尖看到了一窝野鸭蛋,当下直接一锅端了。

回到家韩翠兰和姜大强已经下地干活了,姜成龙也不在家,只有姜思甜坐在树荫下背书。

“姐,你天天不着家瞎忙活啥?”姜思甜放下书站起来,口气略带不满。

“忙活啥?忙活着吃饭呗,不然等着饿死啊?”姜婉不客气回道。

姜思甜语塞,过了半晌才道:“等中午妈回来我帮你说说,到时候你就不用这么折腾了。”

姜婉明白姜思甜的意思,她和韩翠兰闹掰了,倒霉的是姜思甜,最近几天她干的活比之前一年加起来都多。

“那真谢谢你了。”姜婉故作感激,心里却是跟明镜似的。

姜思甜说话不好使,韩翠兰这次气的不轻,摆明了要给她们下马威,现在还没到日子,姜思甜去求情就是惹火上身。

姜思甜瞥了姜婉手中的竹筐一眼,眸中闪过嫌恶:“你抓这东西干嘛,恶心死了。”

姜思甜最怕腿多的东西,虾也不例外。

姜婉低低笑了一声,领着姜瑶进了小破屋,还是昨天的那两道工序,煮了拿去晒干。

中午韩翠兰下地回来,姜婉不出意外的听到了她的训斥声,紧接着是姜思甜的哭泣声,看样子是挨打了。
女士手表手表女士 https://www.casio.com.cn/wat/sheen.html